铁证说话——转基因食品是天使还是魔鬼?如何辨别?

铁证说话——转基因食品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如何辨别?

关键提示:目前,美国市面的转基因作物一共有8种:黄豆、玉米、棉籽、油菜籽、夏威夷木瓜、西葫芦、黄弯颈南瓜、苜蓿;并且包装上不会注明是“转基因”。然而,我们真的能安全食用吗?

转基因食品的健康评估研究结果到底如何?

正、反面研究结果背后的可靠性是否被我们大多数人所忽略?

美国对转基因作物出口大开绿灯的背后,是否存在政经博弈?

如何简单地鉴别转基因食品?

全文将分以下七个部分阐述:

一.转基因作物之分类和原理

二.道一尺魔一丈:短暂的胜利换来更大的危机

三.转基因作物对人体的潜在危机

四.转基因为何既毒虫,也毒人?

五.各国对转基因作物的态度转变

六.转基因作物在美国畅通无阻的吊诡之处

七.如何鉴别转基因食品

 一.转基因作物之分类和原理

转基因作物主要是抗虫转基因和抗除草剂转基因这两大类。

抗虫转基因:Bt就是抗虫基因,它取自能分泌毒蛋白的苏云金芽胞杆菌,这种毒蛋白能杀死昆虫。作物被转入Bt后,生长时就能产生这种毒蛋白,昆虫吃了这种转基因作物就会被毒死,从而无需喷洒农药。

抗除草剂转基因:现在,市场上的除草剂几乎被美国孟山都公司的“农达”( Roundup)草甘膦垄断。草甘膦是一种非选择性除草剂,将它喷洒到农田后,会把草和作物一起杀死。为了推广草甘膦的使用,孟山都便研究出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作物转入抗草甘膦基因后,农民就可以放心在农田喷洒草甘膦除草,而不会伤及作物。

那么,转基因作物是否真的达到了孟山都所宣称的效果呢? 

二.道一尺魔一丈:短暂的胜利换来更大的危机

抗虫转基因:Bt转基因作物上市之初抗虫效果不错,但不要忘了生物进化规律,虫子为了生存,会逐步产生对这种毒蛋白的抗体,从而使抗虫转基因作物的抗虫效果逐步下降。

美国《自然》杂志2014年3月发文称:“西部玉米根虫”对Bt转基因玉米产生了抗药性,种植转基因玉米平均3.6年后,害虫就表现出了明显的抗药性。

《生物技术国际期刊》2008年刊文称,1999年以来,中国转基因棉花产区的棉籽对螟蛉虫有效,但对第二代虫害还必须用杀虫剂,并必须逐年增多。转基因作物带来的经济利益从第二代开始就已经被虫害给吃掉了,目前还没有找到理想的替代方案。为此,该文呼吁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停止转基因棉花种植。

2010年,《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种植转基因水稻的农民告诉记者,现在的虫子怎么比以前厉害那么多。“以前虫子比较容易死,原来早稻不需要打药,晚稻打一两次就可以了,现在早稻打两次,晚稻打五次,都很难把虫杀死。”

不仅如此,很多转基因作物只抗一种主要害虫,这些转基因作物的另一意想不到的后果是,一些次要害虫大幅增加,变成了主要害虫。例如2009年,江苏“棉花之乡”盐城大丰市在种植转基因抗棉铃虫棉8年之后,原本危害次于棉铃虫的“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蚜虫”等刺吸式小害虫却集中大爆发,用药量不减反增。

印度《班加罗尔镜报》2014年3月22日刊文称,Bt转基因棉花最终毫无价值,印度卡纳塔克邦农民因种植Bt转基因棉花已遭受23亿卢比损失,为此,邦政府将对一家与孟山都合作的种子公司提起诉讼,并将无限期禁止该公司在本邦农贸市场上供应Bt转基因种子。

英国科学与社会研究所(ISIS)2010年1月18日的报告称,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使美国农业农药施用量从1996年到2008年增加了3.83亿磅。2006年以来,已商业化的三大主要转基因作物玉米、大豆和棉花的农药需用量都持续上升,且已大大超过天然作物的农药需用量

抗除草剂转基因:转基因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通过基因”漂移”让附近的其他生物也感染上转基因。抗除草剂作物会把抗除草剂的基因感染给杂草,从而也让杂草产生了除草剂抗性,这就逼迫农民不断加大除草剂的使用量。

2010年,美国环保局联合几个大学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显示,83%的野生油菜被检出了除草剂抗性基因,这使目前的除草剂对一些杂草无效或者效果减弱,农民要投入更多的劳动力来清除杂草,增加农业生产成本。

2014年2月2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一个研究报告也支持了上述结论,转基因玉米田的草甘膦除草剂用量在2001年是每亩113.4克,到2010年增加到每亩149.7克,在这10年里草甘膦的用量每亩增加了32%。

随着转基因作物出口至各洲大陆,多年来各国环境灾害逐渐显现。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等在内的国内外专家从不同角度均确认转基因既不高产,也不环保,更不安全。

来自印度的科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范达瓦·席瓦证实,印度棉花种子被孟山都控制后,种子价格上涨了80倍,而转基因玉米还给印度农民造成400亿卢比的经济损失。

不仅如此,各国环境专家都对于“农达”农药的大幅增加深表担忧。至少十数个研究已经显示,“农达”系列除草剂改变和破坏了土壤的养分、有益微生物,和作物赖以生长的其它精微成分,打乱植物和土壤的微生物平衡,刺激有害菌的生长并摧毁有益菌。并且,“农达”还污染地下水源,并威胁青蛙、鱼和鸟类的生存。

“农达”还导致了抗草甘膦的超级野草疯长。例如美国22个州7010万公顷转基因农田中,就发现被不下130多种抗“农达”草甘膦的“超级杂草”肆虐。

这些超级杂草生长迅速,有些最高可长到2米多,把作物全部盖在底下,不见阳光;而且非常粗壮,收割机经常被它们打坏。农民一直更换毒性更强的除草剂,直到所有除草剂对这种“超级杂草”都无济于事。最后,不少农民唯有选择放弃,任由其蔓延,耕地被迫荒芜。

在美国,农民尚有不少新地可以继续开发,政府提供优厚的补贴;然而在人口密集而贫穷的印度,据新闻披露,大批农民因转基因作物造成的农田灾难而绝望自杀。

总而然之,“农达”越来越威胁着各国整个农业乃至大自然的生态。英国查尔斯王子不久前就警告说,转基因作物将造成史上最大规模的环境灾难。

转基因作物对于农业及环境灾害的资料还有很多,不过这里暂且掠过;因为一般老百姓对于转基因食品最关心的,恐怕还是其会否造成健康隐患的问题。下一节,我们就来看看各国有关于转基因食品与健康问题的调查研究。

三.转基因作物对人体的潜在危机 

转基因食品到底是否可以安全食用呢?据西班牙洛维拉·依维尔基里大学毒物学家何塞·多明戈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研究转基因作物安全性方面的文献,发现在精选的30篇论文中,证明转基因食品“有伤害”的论文数与“无伤害”的论文数大致相等。

而据《自然·生物技术》对百多篇转基因作物健康评估的检索发现,这些研究中,65%属于90天之内的短期试验。至于90天的动物喂养试验能否足以证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学界仍存在争议。正如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营养学荣誉退休教授马丁·卡坦所表示,“有关90天的动物喂养试验能否真正预测转基因食品对人类的影响,毒物学家很少停止思考这个问题;一旦我们开始怀疑该惯例,那么整个检验体系必将崩溃”。

欧盟食品安全管理规定特别强调,判定某种食品对人有危害,不仅是吃了这种食品立即产生不良反应,也包括长期吃这种食品的毒素积累;明显表现出危害症状可能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甚至在下一代身上表现出这种危害。(而相对而言,毒素对于动物以及儿童的影响则较为迅速及明显。)

此外,著名的科学刊物《食品政策》选择了94篇关于转基因健康评估的研究作调查,发现其中52%篇研究没有公布其研究经费来源。而这些研究得出有利于转基因行业结论的比例较大。相反,公布了经费来源的研究中,83%的研究者与转基因行业没有关系。该刊物发现,凡由转基因行业资助的研究,或者作者中有转基因行业聘用的科学家的研究,几乎肯定将得出有利于转基因产品商业化的结论。

证明转基因作物对健康无负面影响的研究,这里就不需提了。以下单举例部分国家与地区的官方或非由转基因行业资助的独立研究机构,对转基因喂养的动物试验结果:

1997~1998年,英国政府资助的研究显示:食用了转基因土豆的老鼠出现了肝脏癌症早期症状,睾丸发育不全、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部分萎缩等异常现象。

1999年10月16日,《Lancet》杂志报告,苏格兰Rowett研究所的Pusztai,A(1998),首次用转雪花莲凝结素(GNA)基因的马铃薯喂大鼠,10天后发现饲喂组大鼠结肠、空肠和部分小肠粘膜变厚,而未饲喂转基因马铃薯组则未发现病变。另外观察到,实验鼠肾脏、胸腺和脾脏生长异常或萎缩或生长不当,多个重要器官也遭到破坏,脑部萎缩,免疫系统变弱。

2004年初,法国兼任评估转基因食品的两位政府委员会成员之一,分子内分泌学家Seralini说:老鼠实验显示,有一种油菜(GT73)草甘膦玉米和两种转基因玉米(Btlland Mon 180)存在重大问题,导致老鼠炎症,肝脏和肾脏出现问题;转基因食品的效果和农药类似。

同年,受德国政府委托对转基因食品进行评估的科学家Pusztai经研究发现,喂食转基因玉米老鼠的肾脏、肝脏发生大病变,血液参数(淋巴细胞、粒细胞、葡萄糖等)失常。

同年7月28日,美国国家科学院完成了特别专题研究报告:转基因食品可导致难以预见的主机因(Host DNA)破坏,而用现在的审核和检测系统,美国各政府机构不能发现这些破坏。美国科学家列举了审核转基因食品产品时所没发现的异常:

使用了转基因的老鼠,出现血细胞和肝细胞异常,肝脏比没食用的更重;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猪在美国中西部农场出现假孕或不育;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母牛在实验农场非正常死亡;食用了转基因饲料的鸡比食用自然饲料的鸡死亡率高两倍。被长期认为安全的转基因玉米,其效果并非推广者说的那么理想。

2005年,英国《独立报》披露,“转基因食品巨头孟山都公司的一份秘密报告引起了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这份报告显示,吃了转基因玉米的老鼠,血液和肾脏会出现异常”。

2005年11月16日,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一项持续4个星期的实验表明,被喂养了转基因豌豆的小白鼠肺部产生炎症,小白鼠发生过敏反应,并对其他过敏原更加敏感。澳大利亚从此叫停了历史10年、耗资300万美元的转基因项目。

2006年,俄罗斯生物学家伊丽娜·叶尔马科娃博士发现食用转基因大豆食物的老鼠,其幼鼠一半以上在出生后头三个星期死亡,是没有食用转基因大豆老鼠死亡率的6倍。

2007年,法国科学家证实,美国的转基因玉米对人体肝脏和肾脏有毒性并诱发肿瘤。

2008年,意大利科学家进行了一个长期试验,他们用转基因大豆喂养雌性小鼠长达24个月,结果发现食用转基因大豆的雌性小鼠肝脏出现了异常。

同年,《美国农业与食品化学杂志》披露,美国科学家证实:长时间喂食转基因玉米的小白鼠,其免疫系统受到严重损害。

同年11月11日,奥地利政府发布其政府资助下的科学研究结果显示:在长达20周以上的持续喂养评估试验中,饲养料中被喂33%转基因玉米的小白鼠从第三代开始,后代的体重、体长和数量都明显减少。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推出报告称:“一些动物实验表明,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报告强烈建议:转基因食品对病人有严重的安全威胁,号召成员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并教育所在小区民众尽量避免食用转基因食品。

同年12月22日,法国生物技术委员会宣布转基因玉米弊大于利。

同年年底,美国卫生部也发表科学论文,指明转基因食品可对内脏造成伤害。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调研报告显示,多数民众对转基因持有负面态度和怀疑态度。

2010年4月15至6月5日,俄罗斯在一年一度的的环境危害防御活动中宣布了一项独立研究的结果。科学研究人员通过给仓鼠喂食转基因食物发现,起初一切顺利,然它们生出的第二代仓鼠成长缓慢,性成熟缓慢。当他们出生到第三代,这些用转基因食品喂养的仓鼠没有生出下一代。这证明它们失去了生育能力。而且科学家们还发现另一个令人惊讶的危害。第三代仓鼠的口中长出了毛发。目前研究人员还不明白为什么动物食用转基因食品时,会产生如此破坏性的效果。
  

2011年,《欧洲环境科学》所刊的《转基因农作物安全评估》中指出,用大规模种植的转基因大豆、玉米喂食老鼠,从19次90天的动物实验数据中得出评估是:43.5%的雄鼠肾异常;30.8%的雌鼠肝异常;29.7%的雄鼠骨髓异常;22.8%的雌鼠骨髓异常!

2012年,欧盟食品安全局转基因食品专家组发现,转基因食品存在普通食品所没有的”新危险”。

2013年,台湾大学农艺系教授郭华仁表示:“老鼠吃了一年以后,肿瘤就冒出来,而且数量非常多,还有各种器官病变,然后提早老化”。

2014年3月,美国《医药日报》刊文称,研究发现转基因食物容易诱发过敏和哮喘。

又由于孟山都转基因作物必须与其“农达”除草剂配套使用,而且事实证明,除草剂用量还需逐年增加;因而转基因作物的健康隐患,除了作物本身的转基因隐患外,还包括了除草剂所带来的隐患。

同年,国际权威期刊《毒理学》于3月15日刊发的一项新研究表明,草甘膦(孟山都农达除草剂主要成份)可促使细胞外谷氨酸水平过高,从而导致白鼠的大脑海马区兴奋性中毒、氧化损伤以及神经细胞死亡;而且白鼠在怀孕期和哺乳期接触草甘磷可能影响胎儿发育。

同年4月,由阿根廷查科省政府成立的委员会完成了一份报告。报告分析了La Leonesa镇和其它大量喷雾大豆和大米区域的健康统计数字,指出在大规模转基因农作物引进期间,La Leonesa镇在2000年至2009年期间,儿童癌症发生率增长了300%,而婴儿出生缺陷率更增长了400%。

该报告还提供了一些研究证明:转基因大豆喂养的雌鼠的子宫和卵巢有明显病变;兔子肾脏和心脏的酶功能紊乱;仓鼠的生长速度减缓;小狗的死亡率增大;子代的不育不孕机率增加。

在该国的其它研究结果中,科学家还指出,草甘膦会引起蛙类和小鸡胚胎畸形。另一些测试也表明,草甘膦的使用会造成猪、牛等家畜的自然流产和不育。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列举了世界各地转基因出现异常的试验报告: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猪,在美国中西部农场出现假孕或不育;食用了转基因玉米饲料的母牛,在德国实验农场非正常死亡;食用转基因饲料的鸡的死亡率比使用自然饲料的死亡率高出两倍;英国市场出现转基因大豆食品后,居民的过敏症上升了50%,巴西出现同样状况……

美国疾控中心报告显示,10年来美国人的过敏发病率提高了265%,出生在境外的儿童过敏发病率(20.3%)远低于美国儿童(34.5%)。有专家认为转基因食品正是“凶手”;因为现时美国境内转基因食物的普及率也远高于境外。

那么,转基因作物为何对动物和人体同样有害呢?下一节我们来探讨这个问题。

四.转基因为何既毒虫,也毒人? 

英、俄、美等多个国家都有研究表明,转基因能够在人的小肠肠道里完整存活,并入侵到小肠肠道里的细菌体内,以及小肠上皮细胞内,并入侵其它人体细胞!这说明转基因的基因片段可以在这些细胞内整合、复制、生产杀死虫子一样的毒素!

例如你吃了转基因玉米片,产生的BT毒素(杀虫剂)被转移到你的肠道细菌,理论上它可以改造你的肠道菌群为杀虫剂工厂。此外,基因也可能转移到你自己的细胞的DNA,使其产生异类的蛋白质。

基于美国学者研究的《转基因灭亡才是国际趋势》一文中指出,“转基因作物中所谓的‘PROMOTER’的转换开关的外源基因可能会转移到你自己的人类DNA,使其随机产生毒素、致癌物质,或者anti-nutrient(抗营养,即不能吸收营养)。”

“把基因插入玉米或大豆。这个方法造出的基因往往拆掉正常基因,这意味着外来基因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最有可能替代你的肠道细菌,从而开始异类蛋白的生产。这是转基因产品一种非常严重的长期性威胁性。”

“从研究怀孕小鼠喂食试验显示,DNA可以穿过胎盘并横跨血-脑屛障。它最可能对儿童造成重大威胁,因为他们的肠道消化液是最未进化的,因而转基因的DNA可能存活更长时间。因此,转移到肠道的毒素更容易进入到器官。所以转基因产品对婴儿和儿童可能创造终生的健康问题。”

另一篇研究则认为:由于转基因食品里面含有可以破坏人体DNA端粒的有毒物质。这些有毒物质的存在,染色体每次复制,也就是细胞每次分裂时,染色体的端粒重复序列的丢失都要多一些,长度也就要更缩短一些。人的寿命也就缩短一些;甚至可以让生命终止在60岁之前。


在一些科学家看来,转基因作物被植入的“暗盒”(里面含有“启动子”、 “终止子”和“抗生素筛选标识基因”)是最大的潜在危险,因为这个暗盒在传统作物里是不存在的。2011年爆发的新型大肠杆菌感染,至少对8种抗生素可以产生耐药性。分子生物学专家侯美婉指出:“有确凿的证据说明,基因水平转移是造成抗生素抗性迅速传播和毒性病原菌出现的原因。”

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乔治·瓦尔德警告说:“对于科学史和地球上的生命来说,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如今通过人工的操作,可以重新设计生物体——而这些生物体却是大约30亿年进化才得来的产物……往这个方向继续向前走不仅是不明智的,而且是危险的,它有可能产生新的植物和动物疾病,新型起源的癌症等疾病。”

总括而言,世界上82个国家的815名科学家揭露了转基因作物的风险,2014年,他们在一封公开信中对于转基因对生物多样性、农业的可持续性、粮食安全、人和动物的健康造成的风险表达了强烈的担忧,呼吁对这类作物立即采取延缓的行动。

众多的研究都指向着同一个事实,于是不少国家对转基因的态度也开始了转变。

五.各国对转基因作物的态度转变 

鉴于转基因作物对人和环境已经带来的和估计会带来的严重危害,一些国家宣布对转基因零容忍。

2006年8月,日本禁止进口美国转基因大米。根据“Angus Keid Group”发布的调查,82%的日本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持否定态度。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的否定态度已开始影响日本的食品加工业。例如,几乎所有的酿酒商已开始停止使用转基因产品酿造啤酒;相当一部分生产传统日本食品如豆腐的公司开始使用非转基因原料,并标记上“没有使用转基因大豆”。

2010年2月,印度禁止商业种植转基因茄子,要求须先对其进行独立的安全测试,评估其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长期影响,以确保消费者的安全。

2010年8月15日,美国法院撤销了商业种植转基因甜菜许可。(美国有超过一半的食糖来自于甜菜,其中超过95%都是孟山都的耐草甘膦转基因甜菜。)

2011年7月14日,匈牙利宣布修改刑法,把传播转基因种子列为重罪。

2011年10月,法国政府宣布禁止该国唯一的转基因作物——孟山都开发的MON810转基因玉米。

2013年,台湾主妇联盟发现,市面上高达九成的黄豆,都是进口的饲料级黄豆,也就是转基因黄豆;引起市民恐慌。同年12月~2014年4月21日,中国在深圳、福建、广东、浙江、厦门等口岸检验检疫机构相继从数十批美国输华玉米中,检出含有MIR162转基因成分。112 .4万吨玉米全数退还美国。

从2006年至2013年上半年,欧盟查出中国输欧大米中含非法转基因成份而退回的大米逐年增多,合共184次。

2014年2月,俄国农业部在“全俄农业大会”上强调,俄罗斯政府的立场十分坚定,在食品生产中绝对禁止转基因生物。

2014年3月7日,《维也纳日报》于报导称,奥地利环境部长和卫生部长都表示,奥地利农田绝不会出现转基因作物。

美国有机食品和非转基因食品份额逐年增大,平均每周都有80个食品公司加入“非转基因食品计划”。例如当FDA尚待决定是否批准转基因鲑鱼上市时,全美已有9000多家食品零售店,参与拒绝销售转基因鲑鱼,包括美国西岸最大的两家食品零售企业“Kroger”和“Safeway”。

最近《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声称:孟山都的命运已经发生的转变!2010年1月份以来,它的股票跌了42%。

很多人其实会觉得奇怪,美国有技术有资金也有时间,如果转基因食品仍存在那么多的不明朗因素,官方却为何将其匆匆推上市场,以及国际市场?

 
(美国讽刺漫画:FDA在看视力表。视力表上写满:利益冲突。FDA说:“医生,我什么都没看见。”) 

六.转基因作物在美国畅通无阻的吊诡之处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已经对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发出警告:转基因食品有内在的危险,并可能制造出难以检测的过敏、新的疾病和营养问题。FDA敦促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做严格的长期测试。但是,白宫下令该机构促进生物技术发展。1992年5月26日,老布什由其副总统丹·奎尔领导的“竞争力委员会”确定了转基因作物是可以促进美国出口的一个产业。为了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奎尔宣布“加速改革”和“简化”转基因食品进入市场的过程,而不需要经过“冗余繁复的监管”(注1)。三天以后,FDA的无监管政策公之于众。

开发出各种转基因作物的,是美国孟山都生物科技公司(Monsanto Biotechnology)。该公司拥有相当雄厚的实力和财力。而相当吊诡的是,孟山都与一些相关的政府机构常常“分享”同样的职员。

例如,为了让转基因作物能迅速走入市场,自1991年,政府就专门招募了孟山都的前律师 Michael R. Taylor(迈克尔·泰勒)来作为“FDA制定政策”(FDA’s Deputy Commissioner for Policy)的副局长,负责研究出台转基因的政策。这一政策出台后实行至今;政策宣布,任何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的研究都是不需要的,食品的安全与否全由孟山都和其它生物技术公司来决定。泰勒后来成为孟山都的副总裁。

奥巴马上任后,又把泰勒这位“食品安全沙皇”请回了FDA,同时还任命孟山都公司的说客伊斯兰西迪基担任白宫农业贸易代表。此举受到美国社会,包括《纽约时报》的猛烈抨击。

还有很多前孟山都的高级雇员,现在都在FDA(食品药品管理局)、EPA(环境保护署)和联邦最高法院任高级职务。除了上述两位,还有例如: Clarence Thomas, Ann Veneman, Linda Fisher, Michael Friedman, William D. Ruckelshaus, Mickey Kantor 等等。其中 Linda Fisher 还是在孟山都和EPA之间来来往往,一会在这里做事,然后又到那里。更有甚者,就连前国防部长 Donald Rumsfeld (拉姆斯菲尔德),现在也是孟山都的属下子公司 G.D.Ssearle & Co. 的主席和 CEO。

FDA鉴定转基因作物无害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外界不得而知;但单从以下对孟山都作物之标准的“妥协”事件,就不禁让人质疑其中是否有猫腻:

如文首所述,为了能除掉田里的杂草而不伤害大豆,孟山都推销其抗农达除草剂的大豆。这就是说,你可以把农达这种有毒的化学除草剂泼在这种转基因大豆上,它仍会继续生存下去,但身上却粘满其毒素。为了无需解决此难题而能让这种大豆商业化,FDA居然把残留在种子上的毒素标准提高了3倍(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所将农达草甘膦定级为2A级“可致癌物”) 。

很多科学家抗议说,为了某个公司的成功,而放松毒素残留标准,表明了美国政府对公司利润的重视,要远高于对公众健康的重视!然而尽管抗议声不断,残余毒素的标准还是没有降低。

美国如此放纵发展转基因,到底是为什么呢?各方舆论,正方的意思是说,政府一律都是伟光正的,御用砖家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外面的甭听那么多,无论如何你就放心吃吧!假如您同意这个观点,那我很抱歉告诉您,

别说中国举办的奥运会、亚运会、大运会、世博会,就连官方农业部的幼儿园都保证了食品不含转基因;甚至,就是美国孟山都他们自己那个顶级专家云集的食堂里,也都不吃转基因!

想想看,这点确实很奇怪,如果这些专家们在外面一直发表说转基因食物无害,但他们自己却不吃。

以下是加拿大电视台(CBC,加拿大最大的广播电视公司)的新闻链接:

http://www.cbc.ca/news/world/gm-foods-not-served-in-monsanto-cafeteria-1.173403

反之,有阴谋论则认为,美国一方面通过转基因商贸从各国获得极其巨大的商业利益,并因其作物的依赖性传染性而逐步控制各国农业命脉(最近19年内,各国转基因农田的总面积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增加到现在的1.75亿公顷,面积增长已超过100倍!)。

而另一方面,美国本身地大物博,通过“我们也在吃”让各国放心的同时,仍保障拥有足够质量和数量的天然农田战略储备,即:一旦造成巨大危害而不得不放弃转基因作物和现用农田,美国还有足够的天然农田养活美国居民。

是的,这只是一种阴谋论,毕竟我们很难验证当局与利益集团的真实想法。但如前所述,关於转基因健康评估的研究,就算忽略其研究出处及实验期效,“有害论”与“无害论”仍大致相等。对于食品而言,这是相当惊人的!我不想用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去证明。

上述数据供各位参考;是否购买转基因食品,请各位读者自行选择。而假如您与笔者一样,只希望自然、天然的食物下肚,那怎么去辨认呢?

七.如何鉴别转基因食品

美国FDA批准的转基因作物虽然众多,但大多数美国民众最常食用的产品,都因为受到民众、舆论的强烈抵制而没有被批准在美国本土种植及食用。目前,美国市面上的转基因作物一共只有9种:

黄豆(Soy/Soybean,即大豆。黄豆不是美国人的常用食品,却是我们华人的常用食品)、玉米(Corn)、棉籽(Cottonseed,用于榨油)、芥花油(Canola,又译:菜籽油夏威夷/中国海南小木瓜(Hawaiian/Chinese Papaya,买木瓜看清楚标签了)、西葫芦(Zuchinni)、歪脖子黄笋瓜(Yellow Crookneck Squash,有时会被错译成南瓜)、苜蓿(Alfalfa,作为动物饲料)、甜菜(Beets,不仅食用,也多用于榨糖)。

虽然种类不多,然而这些转基因食品早已全面覆盖市场。例如根据美国农业部资料,2013年,大豆总产量830亿公斤,其中93%是转基因;玉米总产量3310亿公斤,其中85%是转基因。

尤其需要警惕的是,美国的转基因食品并没有如欧洲那样硬性规定需在包装上标注。所以,这8种产品只要没有 Organic(有机)标志的,或者没有 NO GMO(非转基因)标志的,极有可能都是转基因食品!

除了上述标志,另一辨别方法是看食品包装上的Bar Code(条形码):

4 开头4位数字的,是传统食品。

9 开头5位数字的,是有机食品。

8 开头5位数字的,就是转基因食品。



 注意,以上仅对美国产品有效,不能用来验证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进口农副产品,因为用的码不同。例如中国产品通用的“69”字头13位国标编码中,并不包含产品是否含转基因的讯息。“69”只代表中国出产。

(那如何辨别来自中国的转基因产品呢?中国国家质检总局规定,“属于转基因食品或含法定转基因原料的”食品应当进行标注。但这些标注怕见人,时常小到只有1.8毫米高,而且躲在最不显眼处。还有另一个辨别方法,中国专家表示,凡是标注“绿色”、“有机”的都是非转基因产品。)

然而笔者同时留意到,例如大豆、玉米这类食品,大多数店家都是散装出售的,所以其 Bar Code 是什么数字开头,也无从得知了。这仅仅是巧合?还是故意而为?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些转基因作物本身,其加工品更覆盖了大约70%的超市食品!此外,美国每年生产大量转基因大豆、玉米,其实当中仅靠约9%的产量就能满足民众消费。其余大部分都作为出口以及动物饲料,尤其是牛饲料。人类作为食物链的最高级,亦间接吃下这些累积的毒素;虽然量不大,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累积,绝不可忽视。因而,不但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拒绝吃转基因食物,美国很多反“转”学者们还大力呼吁,禁止用转基因饲料喂养牛只。

市场的一个定律是,“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笔者希望我们大家都联合起来,不买转基因食品,也不买没有条形码包装,来路不明的疑似转基因食品,让我们一起来拒绝转基因,只要天然食品吧!

喜欢看视频了解更多的读者,可以点击下视频来看:

来自中国:转基因的前世今生【中文】

来自美国:记录者之揭秘转基因骇人真相【英文中字】

                    若在中国打不开的话,【大陆视频站点】

视频不但展示了大量有力的证据,其中第二个视频还告诉了我们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动物在并列放置的转基因及天然食物面前,都选择了天然食物!

视频的结尾,美国反“转”志愿者说:

过去15年来,你我所有人共同战胜了转基因西红柿;它们不复存在了。

转基因土豆,他们尝试过,但被我们打败了。

转基因小麦,那是孟山都庞大的野心计划,他们想把世界上所有小麦都转基因,但被我们打败了。

转基因水稻,被我们击败了!

转基因药物,还记得他们想把疫苗植入你的食物中吗?后来被我们击败了!

转基因苜蓿,这将会摧毁我们的有机奶业,我们用6年时间去抵制,我们现在就上法庭和它对峙,就在现在。

学校和高尔夫球场的转基因绿草,被我们击败了!

所有转基因是可以被击败的!他被打败过,我们会赢,胜利属于我们!

成败就在我们手中,就在我们面前。我们要做的就是远离转基因,并鼓励更多人行动起来!

注1. Dan Quayle, “Speech in the Indian Treaty Room of the Old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 May 26, 1992.

更多可【点击这里

关于转基因,推荐2个博客,请点击查看更多证据: 
陈一文顾问的博客 
大洋彼岸的绅士的博客


希望考究原材料,包括英文原材料的朋友,请点击进入上述两个博客,尤其是“陈一文顾问”的博客(进入后向下滑,可见左边分类中,有转基因专栏)。

有一个非常好的公益群,“自然疗法全身心灵整体疗愈”群(无广告)。专门分享用自然疗法防病治病养生:包括自然疗法,食疗养生,修身,灵性探索,情绪排毒等,内容非常的实用,精彩,落地。合适修行和养生中不同层次的朋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加入。

因为自然疗法群已经超过200人,不能直接扫码加入,可以掃碼以下个人微信来加入自然疗法群。添加时请注明想进群:

undefined

加入对话

7条评论

留下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立即开始
%d 博主赞过: